<bdo id="c1szi"></bdo>
  • <b id="c1szi"></b>

      <mark id="c1szi"><acronym id="c1szi"></acronym></mark>

        <bdo id="c1szi"></bdo>

          <bdo id="c1szi"></bdo>

          1. 小麥收割機:升級大戰硝煙未盡,黑馬橫空出世,競爭格局突變!

            作者:農機通 牛家通 本站發布時間:2020年07月18日 收藏

              今年的特殊情況雖然遲滯了農機的步伐,但是反過來了增強了國家和地方政府對農業的重視程度,農業政策由保守轉向積極,今年上半年農機推廣、管理部門工作效率明顯提高,補貼農機推廣力量前所未有的提高,另外疫情之下很多有為青年選擇留在家鄉創業,農機是一個不錯的方向。

              從結果看2020年上半年拖拉機、聯合收獲機和水稻插秧機的全行業的銷量都在上升,這對整個農機行業是一個有力的支撐,具體到小麥聯合收獲機,今年上半年銷量有大幅的增加,同時一向波瀾不驚的競爭格局也發生了很多顯著的變化。

              一、產品競爭:喂入量大戰,效率提高

              國內小麥聯合收獲機行業的競爭的基本的底層邏輯仍是速度和效率之爭。

              從2010年之前,2公斤喂入量是市場的主打機型,當時的主銷產品是新疆-2,從2010年之后,新入局的雷沃重工發起了產品升級大戰,之后就一直沒有停下來,平均看以兩年1公斤喂入量的速度在進行產品快速的升級換代,其中在2015年-2018年之間喂入量升級加快,幾乎是一年1公斤的速度在換代。

              那么進入2020年小麥聯合收獲機行業的升級大戰偃旗息鼓了嗎?事實恰恰相反,從補貼數據看上半年8公斤喂入量的機型仍是市場占有率最高的機型,但是除8公斤之外,銷量最大和增長最快的是9公斤和10公斤的機型。

              筆者上半年走訪了國內的幾家小麥機生產企業,從企業內部獲悉,在8公斤競爭處于白熱化的情況下,幾個大企業減緩競爭強度的辦法仍是推廣喂入量更大,效率更高的新機型,打算通過產品的升級與二線、三線品牌拉開競爭差距,尤其是縱軸流技術上的高效率機型。

              雷沃谷神上半年主推的是GK100(4LZ-10),約翰迪爾主推的是C120(4LZ-9),中聯重科谷王TE90,可以預見在今明兩年二線、三線品牌仍將糾纏于切流+橫軸流的8公斤傳統機型上,妄想從大品牌口中爭奪一些殘羹剩飯,而大品牌會把8公斤機型當做現金流產品,在這個基礎上爭奪9公斤、10公斤的頭部市場,等到9公斤開始放量之后,就會果斷的舍棄8公斤機型,把整個小麥機的競爭拉入9公斤、10公斤時代。

              二、企業競爭:傳統豪強乏力,沃得橫空出世

              輪式小麥收割機行業是最沉悶的一個細分子行業,近幾年幾乎沒有太值得關注的事情,因為小麥機是國內最先完成整合的行業,目前只有只有約25家企業,而拖拉機、水稻聯合收獲機、玉米聯合收獲機行業分別有197家、55家、86家生產企業,前者之所以少是因為小麥聯合收獲機行業度過了快速發展期,再加之行業完成了整合,集中度較高,企業進去之后一是門檻高二是機會不多,所以近幾年鮮有新的小麥機企業出現。

              在近10年的時間里,國內小麥聯合收獲機行業是雷沃重工和中聯重科兩個頭部企業的天下,雙雄爭霸之下,往往是小弟跟著遭殃,因為大企業和小企業之間實力差距過于懸殊,所以小企業一直過的很低調謹慎,行業內一直風平浪靜。

              但改變是在2017年之后,二線品牌金大豐、中農發巨明、鄭州中聯等品牌開始崛起,在區域市場上,這些小品牌打開了局面,立穩了腳跟之后開始向全國發力。

              雷沃阿波斯和中聯重科由于近幾年遇到了成長中的煩惱,以致于沒有太多的精力打壓這些小弟,而這些小弟則抓住難得的喘息機會趁機發力。

              但金大豐、中農發巨明、鄭州中聯等二線品牌只是給雷沃重工和中聯重科造成了困擾,并不會影響他們行業的霸主地位,但接下來進入的兩個企業就不一樣了,它們目前是和雷沃阿波斯體量相當,并且都有競爭力超強的現金流產品,可以支撐他們和雷沃、中聯打硬仗、打消耗戰,這兩個品牌就是一拖東方紅和江蘇沃得,前者的現金流產品是大中型拖拉機,后者的現金流產品是全喂入水稻聯合收獲機。

              2017年中收和東方紅聯合收獲機雙雙回歸第一拖拉機股份有限公司之后,利用一拖的制造能力和渠道影響力,短短兩年時間就進入行業前3名,而2020年沃得重新進入小麥聯合收獲機行業之后,憑借4LZ-8F一款縱軸流產品一舉超過了中收、金大豐、中農發巨明、科樂收、鄭州中聯等,截止記者發稿日期已經穩坐小麥聯合收獲機行業第3把交椅,從市場和競爭品牌了解到的情況看,沃得4LZ-8F價格非常有沖擊力,且質量優勢明顯,服務保障能力很強,成為行業橫空出世的黑馬。

              筆者認為,雷沃阿波斯和中聯重科內部整合問題和近幾年發展乏力會給沃得、一拖中收創造難得的發展的機會,同時沃得缺乏旱地機械,小麥聯合收獲機是其志在必得的市場,第一拖拉機的小麥機是其短板,在與雷沃的競爭中一直處于被動地位,所以也是必須要補齊的短板,相對看,這兩家大公司的當前的經營環境要比雷沃更好,所以這兩家公司小麥機的崛起將是大概率事件。

              經過十幾年沉寂之后,國內小麥聯合收獲機行業已經進入新一輪群雄爭霸時代,但小麥聯合收獲機和拖拉機、插秧機、玉米聯合收獲機等行業不一樣,小麥機行業不會出現大批新手涌入的現象,小麥機行業的競爭對手不會增加,因為行業并沒有增量,小麥機行業也不過分裂,小麥機行業的競爭是存量資源的重新分派,是行大佬之間的排位之爭,其決定勝負的并不是小麥機競爭實力本身,而是企業的綜合實力。

              三、品類競爭:全喂入繼續蠶食,逼迫小麥機走多功能路線

              小麥聯合收獲機在國內并不是完全獨立的一個細分品類,事實上小麥聯合收獲機的行業的發展和銷量變化受兩個競爭性品類的影響非常大,這也印證了那句話:我消滅你,與你無關!

              這兩個競爭性品類就是水稻聯合收獲機和玉米聯合收獲機,尤其是前者,可以說對小麥聯合收獲機形成非常強的替代效果,對小麥聯合收獲機行業行造成了實質性、器質性的打擊和損傷。

              從上圖可以看出來,在2014年之后,小麥聯合收獲機行業整體銷量是處于下行期,在2017年小麥機進入2萬臺時代,而水稻聯合收獲機2014年開始上升,并且和小麥機開始不在一個量級發展,水稻機是5萬臺水平,而小麥機是2萬級水平,其中的差距并不是水稻種植面積大幅度提高小麥中植面積縮小,而是因為小麥聯合收獲機的市場被水稻機搶走了。

              據筆者判斷,目前每年小麥跨區機收市場,有至少35%的小麥是用水稻聯合收獲機民收割的,每年有約0.5-1萬臺的小麥聯合收獲機的銷量被水稻聯合收獲機替代了,這才是造成最近幾年小麥聯合收獲機銷量下降的主要原因。

              水稻聯合收獲機勝出的原因是其可以收多種作物,并且效率比小麥機差不了多少,再加上方便的通過性、移動性和高性價比,所以在跨區作業市場上,小麥機根本上沒有多大的優勢,而全喂入的優勢點卻非常多。

              競爭被迫小麥聯合收獲機企業一是向更大功率更高效率發展,以確定在中原地區小麥機收的主戰場上不輸給水稻收獲機,另一方面是盡可能的提高小麥的復合作業功能,主要是向著多功能、多作物收獲發展,如雷沃、中聯和迪爾等都在推廣多功能機和玉米籽粒聯合收獲機,如收小麥、水稻、大麥、油菜、大豆、蕎麥、青稞、玉米等。

              筆者判斷,隨著水稻聯收獲機喂入量和作業效率的提高,后期還會有更多的市場份額被水稻聯合收獲機搶走。

              四、技術競爭:自動駕駛,智能化成為新賽道

              隨著小麥聯合收獲機進入10公斤、11公斤時代,在種植規模不能得到顯著提高的情況下,喂入量升級大戰腳步會慢下來,小麥聯合收獲機企業之間由硬件的軍備競賽主要是縱軸流技術的普及和產品穩定性,其次將轉向軟實力競爭。

              今年的跨區作業市場上,筆者見到雷沃阿波斯、中聯重科、沃得、巨明、中收等品牌的產品上,由廠家前裝或機手自己后裝的作業狀態自動監測系統,作業監測、自動導航、輔助駕駛系統。

              小麥聯合收獲機的需求升級走勢非常明顯,機手從只關注高效率轉向舒適性和輕松化,尤其是年輕一代的麥客,對機器收益的追求比前輩更甚,但是在掙錢的同時也更喜歡享受,所以他們更能接受自動化和智能化的機器。

              預計在技術的推動下,和廠家的努力下,國內小麥聯合收獲機產品將快速進入自動化、智能化時代,這也是后期國內小麥聯合收獲機競爭的重心。

            新聞來源地址:http://www.maowoke.com/
            分享到:

            新聞評論

            暫無評論

            韩国三级在线看免费,三级成年网站在线观看,中国大陆自拍偷偷,中文无码久久精品